當前位置:睿智主頁 > 新聞動態 > 學校榮譽 >

湖南日報報道我校:不聽話青少年亟待“引航”

時間:2016-02-15

        湖南日報記者 謝璐 姚學文

        2月初,長沙市內各中小學均已放假,但在望城區桂芳村的一所學校里,一切運作如常。

        這是一所特殊的學校——“睿智特色教育培訓學校”。這里的學生,或叛逆、或厭學、或打架斗毆、或上網成癮、或毆打父母、或吸毒等,被貼上“偏差青少年”的標簽。

           教育轉化學生約2000名

        “一、二、一……”校園內,50多名學生在教官的帶領下,精神抖擻地做著早操,一旁的小濤(化名)微笑地看著。

        小濤也曾是他們中的一員,如今已重返大學,這天他利用假期,專程來看望老師和昔日的同伴。

        小濤從小成績優異。高三時,父母停職陪讀,希望他考上清華北大。無法承受的壓力,讓他逃避到網絡世界,成為一名“網癮少年”。2015年9月,他雖走進了哈爾濱一所大學,但他沉迷于網絡世界不能自拔,無奈之下,父母將他從學校接回送到了這所學校。

        4個月后,他變了,從抑郁變得開朗,從冷漠變得熱情。離校時,他對老師充滿感激:“在這里,我找回了自己,找到了夢想,你們是我人生的‘燈塔’。”

        2004年辦學以來,該校已教育轉化約2000名學生。校長羅鐵生對此很感動很欣慰。

          應該引起高度關注

        羅鐵生做的一個調查發現:“偏差青少年”中,12到18歲的孩子占了總數80%以上,而“網癮青少年”占了絕大部分,應該引起社會高度關注。

        “對‘偏差青少年’的教育不能放任不管,因為這會對家庭和社會造成嚴重危害。”羅鐵生說。

        據調查,目前政府對這塊教育的關注度,還處零狀態。目前,湖南有26所特教學校,但都是民辦,公辦學校還沒一所。“多數學校沒注冊,且教學資質、教育質量良莠不齊。”羅鐵生說。

        “這類學校不好管。”說起這個問題,長沙市教育局民辦教育處處長劉凱希說,“一是法律依據不足,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辦教育促進法》規定,只有學歷教育、學前教育、自學考試助學等文化教育類民辦學校屬于教育行政部門審批范圍,特教學校不在此列;二是這類特教學校的教育理念、教學方法與普通中小學大相徑庭,更多采取軍事化、強制性教學手段,超出了教育部門的管轄范疇。”

          提供專業輔導幫助“糾偏”

        那么,這類孩子的教育究竟該由誰來管?

        劉凱希認為,普通中小學應承擔起這個任務。“將這些孩子推到特教學校,是目前的一種無奈之舉。”劉凱希說,若要設置特教學校,政府部門則要明確學校的設置標準、審批管理責任主體、教學理念、課程設置、師資配備等。

        省政協委員、長沙民政職院社會學教授史鐵爾也有類似觀點。史鐵爾在香港、上海等地進行的一次調查,發現當地青少年的“網癮”比例相對很低,原因之一是當地中小學校借助社工組織的力量,為“偏差青少年”及時提供專業輔導,幫助他們“糾偏”。

        史鐵爾為此多次提交過《發揮非政府組織(NGO)在戒除網癮、幫助青少年健康成長中的作用》議案。

        在史鐵爾看來,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問題關系到民族的發展與未來,政府應該高度重視。史教授說:“希望政府支持學校向社工組織購買服務,讓專業社工進駐學校,為學生提供跟蹤輔導,把問題扼殺在萌芽階段。”
           原文鏈接:http://hnrb.voc.com.cn/hnrb_epaper/html/2016-02/14/content_1063800.htm?div=-1